第一千八百零五回 两仪剑舞沧狼行最新章节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一千八百零五回 两仪剑舞沧狼行最新章节

武当,秘剑场,两条天青色的身影缓缓走入,大门在他们的身后渐渐关闭,耿少南与何娥华对视一眼,微笑道:“师妹,今天我们要把这两仪剑法给练成。 ”何娥华轻轻地点了点头,缓缓地抽出了背上的七星两仪剑,耀目的剑光中,剑身上的七颗北斗星熠熠生辉,而剑尖两侧的两颗日月更是交相辉映,天青色的剑气与蓝光剑上淡红色的剑气相辉映,是那么地和谐。 而两柄剑气的照耀下,何娥华清秀的脸庞,又是那么地美丽,不施脂粉的她,这位清秀的双十佳人,丽质天成,岁月的痕迹并没有在她那如雪的肌肤人留下什么痕迹,只是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中,却多了几分难以言说的情感,一闪而过。 耿少南尽量不去看何娥华的人,他微微地眯起眼睛,两眼只盯着何娥华手中的剑,混合着师妹身上芬芳的淡淡兰花香气,钻进了他的鼻子里,那是让他魂牵梦萦的味道,尽管凤舞也刻意地也在身上抹这种兰花香粉,可是与真正的小师妹的味道相比,总是差了些什么,耿少南渐渐地有些醉了。 何娥华手中的七星剑缓缓地划出两个剑圈,剑身平指,左手呈勾手状,举过头顶,微微地一欠腰,正是两仪剑法的阴极剑起手式:两仪迎客。 耿少南的思路一下子回到了现实当中,他闭起了眼睛,尽管什么也不用看,但梦中无数次演练过的两仪剑法,早已经渗入了他的骨髓与灵魂,只从小师妹的七星剑上透出的剑气,混合着她身上的芬芳,他就能感知到小师妹的距离和动作,用心感知,而非用肉眼,这种与何娥华心有灵犀,妙到毫巅的默契,几乎与生俱来,在他每晚的每个梦境里都会出现。 耿少南的蓝光剑迅速地在自己的两边身侧拉出了四个光圈,然后反手持剑,倒背身后,左手骈指置于前胸,左膝上提,呈金鸡独立状,正是两仪剑法中的阳极剑起手式:两仪协和。 何娥华的动作紧随着耿少南而行,两人开始一招一式地使起两仪剑法来,这是这套武当派不传之秘在这秘剑场里,在三丰真人的画像前演示着,这位创立武当派的一代宗师,正面带微笑,眼睛不眨一下地观赏起两位后辈弟子,又是一对金童玉女的剑术表演。

声中渐渐地起了风雷之声,两人的速度忽快忽慢,脚下踏着九宫八卦步,恰到好处地踩着八卦的方位,互相配合,互相剑击,时而如穿花蝴蝶,交错而过,时而如鸳鸯戏水,乍合又分。

而一个个的光圈,随着两人剑舞的速度,缠绕在二人的身边,形成了共鸣,天青色的光圈与淡红色的光圈有不少合在了一起,难舍难分,向外急速地扩张出去,沿着台子的四周开始不停地旋转,渐渐地,两人的身影外,被两道红蓝相间的真气慢慢地包围起来。 红蓝相间的真气中,两道身影在不停地飞舞,旋转,跳跃,高挑细长的女子身影,极尽女性身材的曼妙与柔美。 而那山岳一般雄壮的男子身形,却始终不离女子的左右,时而揽美入怀,时而将女伴托举过顶,时而助其凌空飞击,又时而拉着她的玉腕,猛然抖出,将那仙女般的人儿在空中甩出十几个螺旋,然后上下合击,两把利剑被这旋转的剑气所带,破空而击,所过之处,带起一阵烟尘碎屑,无可阻挡。

这套两仪剑法,美到了极致,已非人间所有的剑法,极尽想象能力,也无法创出如此完美,和谐的剑法,非是用剑的这对人儿默契到了极致,灵魂到血肉都能融为一体,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表现呢?电光火石间,耿少南突然想到了梦里无数次和何娥华练两仪剑法的情形,一下子叫了起来:“师妹,两仪长河!”何娥华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耿少南突然手中长剑划出三个光圈,出坤位向直刺了过去。

而在他原来站立的地方,何娥华正站在坎位上,举着的七星长剑上,剑光闪闪。

恰到好处地掩护住了耿少南的侧后方向。

耿少南一剑得手,信心十足,长剑迅速划出两个光圈,从震位出剑,势如奔雷,而何娥华则剑上如有千钧重,缓缓地推出四个光圈后从离位刺向前方偏下的位置。 她娇叱一声:“两仪一气。 ”随着这一声清啸,她整个人一下子拥进耿少南的怀里,耿少南左手轻轻揽着她的蜂腰,猛地一旋,在她的臀部用力一托,何娥华如同一个旋转的陀螺一样凌空而起,一转眼在空中划出七八个大大小小的光圈,封住了前方一丈多宽的空间。

而耿少南则在地上一个滚翻,一边打着旋子,一边划出一个个光圈,直攻何娥华攻击不到的下三路。 二人的剑法一个极快一个极慢,却配合得恰到好处,后发的往往先至,又能以八卦方位锁住假想敌手的退路与闪避空间,较之一人使两仪剑法,威力大了何止数倍。

耿少南灵机一动,连挥三剑,与何娥华站到一处,对着小师妹沉声道:“两仪合壁!”何娥华心领神会,两人剑势同时变得极快,在身边挥出十数个光圈,假想敌手一时间也觉剑气扑面不敢轻进,突然间两人剑势一停,同时举剑向天,两臂互交,四目相对,郎情妾意,尽在不言中。

一曲两仪剑法快要使到了最后,要到了最后一招两仪修罗杀了,耿少南闭着双眼,神色严肃。

他突然从纯粹的剑法享受中醒悟了过来,意识到这一剑就是最关键的一招两仪修罗杀了,师妹还会因为心中的徐林宗,而再次象上次那样忙中出错吗?此剑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现!若是时间就此停止,世上只有自己与小师妹二人,那又该是多么的和谐与美好!耿少南的心里,渐渐地起了波澜,连沉稳持剑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