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一跪一拜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四百一十章 一跪一拜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丁振一脸错愕的看着太子林宇,他现在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不是说津天方言吗?怎么转眼间,这两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农夫,就成了倭寇?他刚才本来都差点下不去手。

“本殿下刚才说的是倭语,也就是他们的大和语。 ”林宇直言不讳道。

“啊……”丁振身形猛地一震,结合太子殿下以前的身份,岂不是说……他在民间就学会倭语了?林宇似乎猜到丁振的想法,轻笑道:“倭语也是从大夏文字演化过去的,本殿下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在倭国传经的和尚,是他教会本殿下的……”林宇脸色微红。

似乎这样很不要脸……但是没办法啊……“殿下真是……好天赋,小的在京师当值,从来没有接触过,只是知道文华殿高大学士,是个极有才华的才子,精通很多语言,深得陛下信任。 ”丁振期待的看向林宇,恭声道:“殿下,若这次锦衣卫有封赏的话,卑职什么都不要,就希望殿下能够让卑职去国子监,跟高大学士学习倭语……”“你为什么要学倭语?崇拜他们的语言?”林宇皱了皱眉。

丁振很洒脱的笑了笑,道:“卑职憎恨倭人,他们丧尽天良,惨无人道,卑职想学倭语,是因为卑职是锦衣卫,若是有一天,殿下或是陛下,让卑职去倭国刺杀的时候,不至于杀错人……”“哈哈……”林宇突然很开心的笑了,看向丁振的目光也是愈发欣赏了起来,道:“丁千户有心了,若是有这么一天,本殿下也想亲自去教训下这帮蛮夷,米粒之光,也敢于日月争辉?”“是,卑职愿为殿下效死!”丁振能够感受到林宇对他的欣赏,激动无比,若在以前,他绝对不会这么激动。

但是在见识到林宇在津天府城上的表现后,他已经被林宇彻底的折服了。

简直大智若愚。 看起来是个逗比,有点蠢萌……实则里面藏有大智慧。 丁振随后退了下去,派人传令前往秦东郡的同时,轻装简从,准备与殿下赶赴京城。 虽然他不知道太子林宇为什么要急着赶回京城,但想必通过日语,从两个倭贼嘴里知道了什么消息。

需要亲自去京师一趟确认。 随后有锦衣卫过来收拾房间,林宇则是直接召集了石晓生,杜白跟左青然进入房间。 当林宇说出赶回京师后,三人顿时呆住了。 “为什么这么急?”他们都有点疑惑,津天军统领程金银还没归来,大家还没喝庆功宴,还没有亲自犒赏三军,没有耍下威风,怎么能走?“看到地上的血了没?再不回去,可能京师就会染血。 ”林宇没有多说。 他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确定倭寇嘴里的高桥凉仁就是文华殿大学士高乔。 毕竟,倭寇也只是说……凉仁上忍潜伏在朝堂,身居高位。 但不管高乔是不是倭国上忍,倭国忍者都渗透进了朝堂,这就不是件小事。 还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忍者,圣文大陆的倭国居然也有这种存在,林宇也感到匪夷所思。 石晓生对林宇的话没有任何质疑,点头道:“学生这就去收拾。

”杜白与左青然对峙。

但显然杜白跟左青然不对路了,因为杜白自从打响第一炮后,觉得左青然是个怂娃。 而他是个勇士,完全玩不到一块,好吗。 杜白也起身离开。 “殿下,这杜白飘了,我才是殿下最早的追随者啊……”左青然很不服气。 他感觉石晓生跟杜白,都得到了太子殿下的栽培,反倒是他,就得到了个锦衣卫百户。 “什么时候办一件让本殿下赏心悦目的事,本殿下立马给你惊喜。

”林宇刚准备抬脚,左青然眼疾手快,连忙躲开,看向林宇的时候,咧嘴一笑,露出断掉的半截门牙道:“好,小的坐等殿下的惊喜。

”然后一溜烟跑了。

“这家伙就知道无节操的拍马屁,可惜……他现在还达不到修炼道德经的地步。 ”林宇也很犯愁。 对左青然这家伙,他是当成自己的班底,但……左青然的尴尬资质跟尴尬节操,他实在想不到,该怎么培养他。

所以,让他自由发展吧。

……丁振能够成为锦衣卫千户,办事的能力毋庸置疑。 很快将善后的事情安排好,同时选了三百余锦衣卫亲信,轻装简从的在西城门等候。 得知太子林宇要赶回京师,津天府城的总督宁致远,带着津天的望族代表,以及乡绅跟资质出众的文人士子,在城门口等候。 对于太子殿下所做的一切,津天府城的百姓得知后,将林宇吹捧成了真龙天子。 绝代军神。

天神下凡。 林宇每天站在酒楼房间的窗户前,看着那些信仰之力凝聚在一块时,也很惆怅。

想过去吸到才宫去,但又有点看不上。

还好……贡献最精纯的信仰之力,还是在他的身边,才宫的才华之气满满的。 就等着哪次静下修炼道德经心法,来提升修为跟境界了。 林宇身骑白马,也没有闷骚的拐着弯,去吸收漂浮在城中的信仰之力。

与丁振、石晓生、小白、左青然几人,每人骑着一匹马前往西城门。 程平跟袁华两个千户,也跟在后面,林宇踹都踹不走。

说是要送殿下出城,心里才能安稳。

其实……他们看到英明神武的太子殿下,似乎特别宠爱丁振,这让他们两个很心塞。 要用这种狗皮膏药的方式,争宠……林宇骑着白马在快到西城的时候,看到宁致远身后黑压压的一群人时,他头都有些发麻。

本来就是快速回京的,这要是废话下去,得什么时候?“丁振,袁华,程平,你们三个前方开路,直接离开,不要停……”林宇当即吩咐道。

丁振与袁华程平三人,争宠似的疯狂策马,然后挥舞着手中的鞭子,就跟招摇过市的纨绔狗腿子差不多……城民慌了,连忙让路。 总督宁致远大抵也知道林宇的想法,然后对身后的城民说道:“太子殿下离城肯定有要事,大家都别耽误殿下的行程,你们的心意,殿下懂……”哒哒哒!林宇一行人直接策马从宁致远身前掠过。

“太子殿下!”正在此时,人群数百人齐声高呼。 林宇已经出城与三百锦衣卫汇合,调转马头看向城门口。 噗通!数百人直接跪地,以头贴地,久久不曾抬头。 这一跪!感恩陛下没有忘记他们。

这一拜!感恩太子的那一句:誓与津天共存亡……今后,我们亦是与大夏共存亡,不悔不弃!“走!”林宇眼眶微微泛红,调转马头,转身的刹那,一滴晶莹随风飘洒。 白马如风,载着林宇直赴京城……PS:12点前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