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娇颜夏侯琳珑傅翊韬小说结局完整全文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独宠娇颜夏侯琳珑傅翊韬小说结局完整全文精品小说《独宠娇颜》由羞涩的风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侯琳珑傅翊韬,内容主要讲述:“轰…”傅翊韬一拳头拍打在了桌子上,顷刻间桌子就碎了一地,苍穹的脸上仍然没有任何的表情。 “给本王去查,一定要查出究竟是谁对她下的药,查不到的话你也别来见我了。 ”傅翊韬冷声道,心中的怒火顿时涌起。

他也不...推荐指数:《独宠娇颜》第13章许诺免费试读“轰…”傅翊韬一拳头拍打在了桌子上,顷刻间桌子就碎了一地,苍穹的脸上仍然没有任何的表情。 “给本王去查,一定要查出究竟是谁对她下的药,查不到的话你也别来见我了。

”傅翊韬冷声道,心中的怒火顿时涌起。 他也不知道为何要发这么大的火,只是看到夏侯琳珑样子时,心中难以忍受。

但是看到他这个样子,他的心中就感觉窝火的很,傅翊韬将这一切归咎在夏侯琳珑是他的人,欺负她就是将他不放在眼里上。 苍穹万年不变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的崩裂,他从来没有看到王爷会为了一个女人发这么大的火。

他陪在王爷的身边这么多年,王爷从来都是一个淡然如水的人,看来王妃对王爷的影响还真大啊!苍穹微微蹙眉,眼中闪过了一丝的迷茫,他不知道王爷的变化是好是坏,他只求王妃的心中没有半分的杂念,若是敢对王爷不敬的话,他一定要将她挫骨扬灰!“退下吧,这件事情查得越快越好,另外,选两个武功高强的人在暗处保护王妃,暂时不要让她知道这件事情。

”傅翊韬淡淡开口道,眼中却闪过了一道担忧。 苍穹虽然心里诧异,但是还是应了下来,“属下立刻去做。 ”离开之前,深深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子,心中百味杂陈,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王妃竟然能让王爷亲自指派暗卫只为保护她的安全,看来王爷的心…“对了,让人打一大桶冷水进来。

”顿时房间里只剩下了傅翊韬还有夏侯琳珑两个人,他推着轮椅过去,在床边停了下来,他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她被打的地方反复抚摸着。

“夏侯琳珑,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每次你都能给我带来这么多的惊喜,你总是能够让我的情绪有所波动。

”傅翊韬轻蹙着俊眉,眼中说不出的复杂。

夏侯玲珑的眼睛眯了眯,但是还是没有睁开,她能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在抚摸着她的脸,舒服极了。 她忍不住贱贱的朝着那个冰凉的东西靠去,让她滚烫的脸紧紧的贴在上面。 傅翊韬看着他不安分的样子,轻笑出声,心中仿佛想通了一般,“不管怎么样,这辈子你都已经嫁给了我,就是我镇王府的人,我一定会保你周全,不会让你有任何的伤害。

”很快就有侍卫提着一大桶水进来,傅翊韬吩咐他们退下之后,这才抱着夏侯琳珑,借着轮椅将她放进了凉水中。 在冷水的刺激下,夏侯琳珑的意识终于渐渐清明了起来,看到眼前的男人时,眼中竟然出现了一抹委屈。

“你怎么到现在才来,你知不知道,我快要被人欺负了!”夏侯琳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哭腔,委屈极了。 这让傅翊韬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情绪又窜了起来,看着她满是泪痕的小脸,他的心里竟然有一丝的心疼。 夏侯玲珑刚才是真的无助极了,她原以为重生一世,就可以比别人多了很多筹码,但是刚刚,她就差一点守不住她的贞洁了。

一想到她的贞洁差点被她最厌恶,最憎恨的男人夺去,她就要崩溃了!傅翊韬有一些手忙脚乱起来,他从来都没有安慰过女人,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本想出声责备,但看着夏侯琳珑可怜巴巴的样子,心中的火顿时消了大半。 “别哭。 ”傅翊韬僵硬的伸出手,抹去了她脸上的泪珠,“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到这样的危险,你既然嫁给了我,就是我的妻,像今天这样危险的事情,是断然不会再发生了。 ”傅翊韬的声音现在在夏侯琳珑的耳中是那么的好听,磁性又温柔,让她忍不住的想要相信他,依靠他。 听完,夏侯琳珑嘴角情不自禁的扬起,心里难得的安心,她点点头,“这可是你说的,不许骗我!”娇滴滴的声音传进傅翊韬的耳中,他颇感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然是本王说的。

”夏侯玲珑这才破涕为笑,乖巧的将全身浸在水中,冰凉的水顿时将他身上的热意冲去了大半,让她舒服地呻吟起来。

傅翊韬的耳垂处,微微有一些通红,女子姣好的身材在水中若隐若现,再加上那柔弱的呻吟,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感觉好些了吗?”傅翊韬强忍着语气中的颤抖,淡然问出口,夏侯琳珑点点头,但是很快就察觉出了不对劲。 “好像这水没用了,刚刚消下去的热意现在比刚才更甚了。 ”夏侯琳珑懊恼的皱了皱眉头,是她将这件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还以为一桶水就可以解决,却忘了慕容衍那样的人,又怎么会给她下这么轻的剂量呢!很快,水渐渐变得温热起来,小腹处的热浪又升了起来,席卷着四肢,夏侯琳珑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热火又生生的被点燃,甚至比刚才更加厉害。 “热,好热…”她变得口干舌燥起来,她抓住了傅翊韬的手冰冰凉凉的,让她感觉舒服极了,她抓着他的手,放在了脸上,脖颈处,甚至有往下的趋势。 傅翊韬赶紧抽回手,脸上带着不自然的酡红,虽然他和夏侯玲珑已成为夫妻,但是亲密的接触却是没有的,刚才的举动,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我还是先给你找个大夫来瞧瞧吧。

”傅翊韬转移着话题,他立刻吩咐了下去,侍卫很快就从镇上抓了一个郎中。

郎中本来还因为被打扰了美梦而不情不愿,看到一腚银子放在了他的面前,不敢再有任何的怠慢,反而变得殷勤起来。 给夏侯琳珑把了脉,郎中的脸色时而深沉,时而放松,最后变得沉重起来,他重重地跪在了傅翊韬的面前,“恕小的医术不精,这位姑娘中的媚药根本就无药可解。

”郎中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虽然他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份,但是从散发的气势就可以看出来,非富即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