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的爱情,三哥著,天鹅,感觉,晚上,爱情,爱情故事,爱情美文,女流文学网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鹅的爱情,三哥著,天鹅,感觉,晚上,爱情,爱情故事,爱情美文,女流文学网

大鹅是一个很特别的姑娘,第一眼看去的时候脑子里闪过一个词,对是闪过,是瞬间就出来的词干净整个人看起来素素的还有着一副与她娇小的脸不相符的大框眼镜看着很舒服很自然而然的就融入到身边的环境这不是说她存在感低只是她天生就能让人自然而然的接受这个安静的女子无论何时她总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还经常与我说着一些熄灯之后男人讨论的油腻话题和她相处并没有异性之间的拘谨反而让我感到很放松我记得有一次她说她自己是仙女,然后我就说她是嫦娥,结果她反过来说我是天蓬,凭我多年修炼的嘴炮自然是要反击,等我想好了措辞要怼回去的时候,结果输入法却鬼使神差的把嫦娥变成了长鹅,后来觉得长不好打于是就直接叫她大鹅这等奇女子世间少有,她在爱情观上也没有让我失望,她是一朵洁白的百合其实男人的心里都有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那就是找个百合当女朋友,男人们认为拿下一个等于拿下了两个。 认识了大鹅之后我才知道这种想法多么的可笑,百合都是仙女,怎么会和凡人谈恋爱。 大鹅的理想对象是一个长得很英气的女生,她的眼睛很漂亮,窄而细长没有桃花眼那种魅劲反而透着一股沉稳等你见过她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大鹅会喜欢她。

她们两个应该很早就认识,大概是初中吧她俩就已经认识?或者高中?忘了只不过到现在还是朋友,终归没有踏出那一步,至今为止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有一次大鹅给我看了她的近照,头发比原来长了,眼睛里的那股英气和沉稳也变了,变得柔了软了,说不上是比原来胖还是比原来瘦,就是觉得她开始像一个女孩子了,大鹅笑笑说她有女人味了。

大鹅始终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没捅破窗户纸的原因,反而我自己却有了一丝明悟。

我从未见过她最初时候的样子,她从未见过皮开肉绽断骨连筋的伤口,而你,羽翼丰满,肉质肥美,从始至终都是那个大鹅。 大鹅说她有什么拒绝型恋爱恐惧症,光听着就不好治,寻医问药的事我不知道,这还得靠她自己。

至于病情的起因我不好多做猜测,但我知道这病能治。 原来的时候我问我家尚还在世的老爷子卤水是什么,他没回答我反倒是教我一句谚语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至今为止,我也不清楚卤水到底是什么,只知道不值钱也不是什么名贵食材,偏偏那白嫩嫩的豆腐就是喜欢。 十七岁应该是最好的年纪,那时候一切还不晚,还敢做梦,干什么都敢放手一搏,受了伤恢复的也快。 我记得成人礼那天晚上我爹给我打电话问我回不回家吃饭,我说不了晚上还有课,其实那天晚上什么课都没有。

去学校后面的超市买了两瓶啤酒,一盒白将,学抽烟好像就两三年的时间,我只抽白将,都说白将劲大我倒是没觉的。

成人礼那天晚上想的很多,多到很多次烟烫手都没发觉。 人也是一样,都是绝到疼了,才知道自己错了。 只是一晚上的时间,就感觉自己老了,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做什么事想的比原来多,很多事也畏手畏脚了,都说那是成熟是成长,其实,你只是感觉到了之前别人替你承担的压力了。

我认为17岁最大的勇气最直接的表现莫过于恋爱中的男女,用着年轻的身子,稚嫩的脑子,对着眼前人说着自己年轻的爱情大鹅说她曾经和男的谈过恋爱,感情一直挺好,“你不是不喜欢男的?”“其实也不是啦,碰到对眼的就在一起了”。 我只是听着,应为我感觉问人家分手的原因不太好,再让人家想起伤心往事岂不是徒增罪孽,大鹅不说我就不问了。 “应为那个男的亲了我脸一下”大鹅应该是天鹅,不是家养的肉鹅。 天鹅的羽毛永远都是白白净净,也不见有突出的乱毛,头永远抬着,恨不得用鼻孔看路,有着身为一只天鹅应有的骄傲。

可能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贸然上前,用着自己以为最温柔的力量去抚摸一只年轻的天鹅,结果惊走了她。 好像所有的成长都是犯过错误之后,或大或小,有些可以挽回,有些这辈子就这样了。

不失去些什么,你总不会学着去爱护。 总是轻易地得到什么,你就觉得全世界都他妈欠你的。

羽毛上的纹路日渐清晰,翅膀也越发的有力气,轻轻振翅就再湖面留下了经久不散的涟漪。

她终归会飞走,换个地方继续骄傲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