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回 失恋者联盟沧狼行最新章节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回 失恋者联盟沧狼行最新章节

沐兰湘微微一笑,轻轻地抚着林瑶仙那柔滑白腻的手背,压低了声音,轻轻地说道:“林师姐,你是不是也对我大师兄早就以心相许了呢?”林瑶仙如同触电了一样,一下子抽出了自己的手,这位平时稳如泰山的冰山美人,脸上也现出了一丝慌乱的神色,声音也变得有些结巴了起来:“这,这怎么可能,沐师妹休要开玩笑。

”沐兰湘微微一笑:“这又没什么好隐瞒的,都是女儿家,能看得出来,林师姐,其实当年,当年我去峨眉的时候,看你和大师兄在寒潭边时,你舍身救他时的样子,我就知道,你心里有大师兄了,这些年来,不管大师兄如何被人误会,被正道各派所鄙视,只有你是不顾一切地在维护他的声誉,难道这一切的一切,我都看不出来吗?”林瑶仙现在和沐兰湘站的位置,已经远离了人群,算是一个偏僻的角落,而所有围观的众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中两大绝世高手的对决,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两位美女在一边的私语,林瑶仙环视了一下四周,确信了离自己最近的人,除了沐兰湘外都在五丈开外,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拉着沐兰湘走到了圈外一处高坡,既保证了能看到场中的打斗,又确保了没人能听到自己的话。

林瑶仙幽幽地叹了口气,眼神变得黯然起来:“沐师妹,我是不是很可笑?这么多年来,守着一个虚无缥缈的幻影,一厢情愿地去等着一个不可能回头的人,尽管我很清楚,李沧行的心里只有你一人,但我仍然徒劳地,自欺欺人地等着他,即使在他音信全无,从这个世上消失的那几年里。 我也一直在等着他,等他会突然出现,沐师妹,你知道吗?收到你结婚消息的那天晚上。

我激动地一夜睡不着觉,我以为,我以为我的机会终于可以来了,这样的我,是不是又傻。 又疯狂?”林瑶仙说到动情之处,两眼中泪光闪闪:“尽管我也知道,我不应该爱上李沧行,不应该破坏你们这段美好的爱情,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那年在巫山派外,当我们峨眉派遭遇了埋伏,行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是李沧行从天而降,挡在我们面前。

即使是面对魔尊冷天雄,也是毫不畏惧,就在那一刻起,我就认定了他是我,是我们峨眉派一生的守护神,后来,后来在峨眉山上,我又和他冰潭相对,肌肤相亲,从此。

我心底里就认定自己是他的人了。 ”说到这里,林瑶仙看着同样眼中热泪盈眶的沐兰湘,叹道:“那年你上峨眉的时候,我说不出心里有多伤心了。 因为我知道,只要你一出现,沧行,沧行就一定会离开峨眉,离开我,我表面上装得不以为意。 可实际上,实际上我心里却是恨得要发疯,沐师妹,我甚至,甚至无数次地诅咒你,希望你不要再成为我和李沧行之间的障碍。 你说,我是不是个恶毒的女人?”沐兰湘轻轻地握住了林瑶仙的手,摇了摇头,嘴角边勾起了一丝同情的微笑:“林姐姐,这么多年过去了,年少时的那些事情,还提它做甚?你说你天天诅咒我,希望我消失,可我又何尝不是如此?你这些不好的心思起码只是压在自己的心里,而我却是不顾一切地直上峨眉,直接要把大师兄抢回来,甚至逼他回武当,就是不想让他继续和你在一起,也许,也许这之后的一系列悲剧,都是上天对我这些自私,狭隘想法的惩罚吧。

”林瑶仙幽幽地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姐妹倒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我原以为李沧行是个至情至性之人,绝对不会始乱终弃,说实话,如果他不是这样爱你,我大概也不会这样喜欢他,确实为他相守一生。 ”说到这里,林瑶仙的表情突然变得怨毒而冷酷起来,绝美的容颜上,脸部的肌肉也在微微地扭曲:“可是我做梦也想不到,李沧行,李沧行居然爱上了别人,抛弃了你,若说他是误会你跟徐师兄结为夫妇,倒也罢了,可是他明明知道你是假结婚,明明知道你为他守身如玉,在武当等了这么多年,却还是跟那妖女成了夫妻,还恬不知耻地公之于世,沐师妹,你知道吗?在得知了这件事后,我惊讶地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三拨信使都传来了这个消息后,我仍只是半信半疑。

”她越说越激动,语速在加快,莹白如玉的俏颜上,也渐渐地变得通红:“直到,直到今天,我亲眼看到他跟妖女那般恩爱,这才打消了我最后的一丝幻想,所谓的山盟海誓,所谓的至情至性,也不过是男人的谎言罢了,妖女不知道使了什么媚术,能返老还童,回归少女模样,而那李沧行,也居然跟着一并年轻了,这分明就是那传说中的双--修合练,采--补修仙的淫法邪术。

”“现在他们成了一对,不要说我,就是沐师妹你,想必李沧行也不会看上了。 我一直在冷眼旁观,今天你出现以来,李沧行的目光始终对你躲躲闪闪,连话也没几句,沐妹妹,我是真的为你感觉不值啊!如玉娇颜,大好青春,一片真心,怎么就给了这个渣男!”沐兰湘一直在静静地听着林瑶仙的发泄,她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林瑶仙要找这么个偏僻的,无人看到的角落了,现在她的这副模样,完全没有半点冰山美人的样子,倒象是个歇斯底里的怨妇,不过大概也只有让她这样发泄一通,才能出了心中的恶气,不管怎么说,如果能解开她心中的误会,甚至让峨眉派能解除与李沧行的敌对,那也是自己现在能帮助情郎的唯一办法了。 沐兰湘轻轻地叹了口气:“先谢谢林师妹对小妹的关心了,不过林师姐,你可能误会了沧行,他绝不是那种始乱终弃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