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四回 武当劫(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回 武当劫(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耿少南心急如焚,也不顾浑身上下作品撕裂的痛苦,一路狂奔,他把身法用到了极致,可是仍然只能看到远处的那个红色的身影,越飞越快,越飞越远,直到在视线里完全消失,冷风吹刺着他那些因为剧烈运动而崩裂开来的伤口,把他的贴身中衣上染得血迹斑斑,整个中衣被血汗粘在了身上,稍一牵扯动作,就钻心地疼,可是他根本顾不得这些,急奔向武当。

还没有跑到山门,他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耿少南定睛一看,只见刚才和小师妹回来时还看到守在山门处的四名弟子,清松,苍木,何不识,成林之,这四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身首异处,断肢残腿,死状极惨,鲜血和肝肠流得满地都是,四人的肚子都给生生破开,耿少南见过东厂的那些杀手们的死法后,再清楚不过,这一定是屈彩凤所为!耿少南的眼中泪水都在打转,跪地哭道:“师弟,师弟,你们醒醒啊,你们快醒过来啊!”这四个小师弟比他年轻了四五岁,在他眼里就跟家中的幼弟一样,平时里一招一式都是他亲手指导的,就在前几天的大战中,这些人还跟自己一起浴血奋战,联手对敌,想不到,他们逃过了锦衣卫和东厂杀手的恶战,却是在武当山上,死在了魔女之手,这怎么能不让耿少南心如刀绞,肝肠寸断呢?耿少南悲从心中来,泪珠子断了线地落下,突然,他的脑中电光火石般地一现,屈彩凤一定是冲过山门,进入武当了,从她那天晚上的屠杀来看,她一定会是不择手段地到处攻击,所有的武当弟子,从紫光掌门到小师妹,全都有生命危险!耿少南的身体开始发抖,他分明地听到远处的惨叫声一声接一声地传来,渐渐地越来越远,直往紫光道长的卧室方向而去,他顺手抄起一柄死难师弟落在地上的长剑,起身向前狂奔,不管如何,哪怕是这条性命不要了,也不能让魔女在武当大开杀戒!耿少南奔出二十多步后,一个慌张的身影从斜刺里奔出,几乎与耿少南撞了个满怀,耿少南本能地一剑刺出,月光映在他的长剑之上,照亮了来人的脸,小师妹那失色的花容一下子映入了耿少南的眼帘,他吓得三魂出窍,连忙把剑头往边上一偏,整个人都给带地向边上跌出了三四步,这才没有铸成大错,刺中小师妹。

何娥华的手也已经摸到了剑柄之上,她惊喜地说道:“大师兄,怎么,怎么是你?”耿少南看到何娥华安然无恙,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可是再转眼一看,她的浑身上下都是斑斑血迹,一身月白色的弟子袍上,已经给染得通红,他惊得扔掉了长剑,一下子扶住了何娥华的香肩,惊道:“师妹,你,你受伤了?”何娥华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这些,这些是师弟们的血,大师兄,你不也身上到处是血吗?难道,难道你和那魔女交过手了?”耿少南这才心下稍安,松开了手,正色道:“我在后山山道上碰到了那屈彩凤,她那样子太吓人了,就跟那天我们在东厂看到她时一样,我知道不是她对手,于是摸出报警烟火想要通知帮里,结果却被她凌空摘下,然后她就弃了我,直接来武当了,都是我无能,没有挡住她,也没有通知帮里。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扫视四周,只见就在这附近,四五具武当弟子的尸体横七竖八,血流满地,他的眼中泪光闪闪:“这么多师弟就死在这妖女的手上,师妹,我们一定要为死难的师兄弟报仇!”何娥华的眼中也是泪光闪闪:“我刚才回帮后一时睡不着,信步走到掌门师伯那里,就看到,就看到屈彩凤浑身是血地冲了进来,我问她话,她也不答,直接就冲我攻击,若不是掌门师伯冲了出来,挡住了那妖女,只怕,只怕我这会儿已经见不到大师兄了。 ”说到这里,她想到刚才生死只在一线的样子,吓得放声大哭,一下子就钻进了耿少南的怀里,紧紧地环着他,说什么也不敢松开手了。 耿少南这会儿脑子还是挺清醒的,他眉头一皱,轻轻地扶起了何娥华,正色道:“不行,师妹,掌门师伯挡住妖女,是让你来召集大家的,妖女虽然凶悍,但是紫光师伯剑术天下无敌,她未必能胜,我们现在赶快去找你爹,还有其他长老跟师兄弟们,大家一起围攻她,就算她是大罗金仙,也不可能一个人独挑武当!”何娥华也反应了过来,不停地点着头:“正是,我们现在就分头去找我爹和徐师兄,有两仪剑法在,一定可以杀了妖女!”耿少南的心猛地一沉,脸孔不自觉地板了起来,心道这妖女正是徐林宗招惹上山的,也不知道受了他什么刺激,刚才还搂搂抱抱的,这会儿就回来大开杀戒,没准徐林宗已经遭了她的毒手了,可他刚要开口,却听到徐林宗的声音响起:“大师兄,小师妹,你们怎么在这里?出什么事了?”何娥华猛地娇躯一震,她意识到自己现在还在耿少南的怀里,连忙向后缩了缩,和耿少南脱离了肢体接触,二人不约而同地转头向右,只见一片火光闪耀,徐林宗和黑石道长提剑在手,一手打着火把,带着百余名弟子匆匆赶到,大家看到这附近遍地的尸体,都不免脸色大变。 耿少南一看到徐林宗,就气不打一处来,厉声吼道:“都是你带回来的魔女,在我们武当大开杀戒,就跟那天晚上在东厂一样!徐林宗,这下你开心了吗,你满意了吗?!”徐林宗的身躯微微地晃了晃,嘴角边流下一道鲜血:“这,这怎么可能,彩凤,彩凤她怎么会这样,不会的,不会的!”黑石道长狠狠地瞪了徐林宗一眼,转头说道:“现在妖女在哪里?我们联手击杀此獠!”耿少南转身就往紫光真人住所的方向奔去:“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