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短的距离 读者在线阅读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最短的距离  读者在线阅读

  我们是同乘一艘渡轮的两个陌生人。   她是肯尼亚人,漂亮的黑色肌肤,头上围着色彩明艳的肯加布,赤足;我是美国人,白皮肤,穿一条蓝色牛仔裤,着网球鞋。 我们的目光短暂相会,随即看向别处。 因为我们都习惯于退回到自己的世界,对彼此的戒备,似乎是我们唯一的共同点。   船突然摇晃了一下,一个浪头冲上甲板,我们顿时被淋透。 惊讶的我们大张着嘴望着彼此,脸上的水珠不住地往下滴。 愣了一会儿,我们两人不由放声大笑。   她从头上取下头巾,先擦干我脸上的水珠,又擦干她自己的脸。 我们指着我们的湿衣服尽情地笑了好一通,然后开始用斯瓦希里语和英语聊天。 如同魔术,我们被欢笑的丝带系在一起,变成了朋友。   幽默作家维克托·伯奇所言确实:“欢笑是人和人之间最短的距离。

”  (林涛摘自新浪网译者的博客,MattLeyen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