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无意升员(四) 吉凶难测上洛阳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四章 无意升员(四) 吉凶难测上洛阳

代审黄金案件的事,已经过去两天了。

清晨。

放牛场东。

一片盛夏的浓绿,别具一格地在田野上展开。

绿,此时此地之绿,不管是就其深度来讲,也不管是就其广度而说,都可叫做非同寻常。

它绿得深,绿得透,绿得遍,绿得够。

它带着滋润,带着清凉,带着古幽,带着芬芳,带着安宁静美以及仿佛探险家发现新大陆时所感到的新奇而又有点惊怕的意味,使蓝天显得更蓝,白云显得更白。 人说春秋时期,民多苦艰,这话不假,但是,它也有其长处:地多,人口少,以及和战乱相对存在的生态环境的优雅,是这一时期千恶万丑中的一大特殊的美好。

在这广大的绿色古野之上,不规则的分布着一块块的私田。 私田上的谷苗,黍苗,桑苗,麻苗,青青嫩嫩,茁壮茂密,和这蓬勃兴起的私田一般,正在不可遏止地向上发展。

私田对于井田,无疑是一进步。

原先,这里分布着的地块,形状象井字一样,除了井字正中的王田之外,其余不是王田的部分,其归属也在王家,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到李耳祖父那个时候,人们已开始冲破井田,在荒野上开垦私田。 这个时候,李耳五十多岁的这个时候,铁器遍用,牛耕发展,井田几乎全被冲破,这片古野之上的地块,几乎全都成了私田。 此时,先生的家境,是破败中的不败:要说不败,早已败落;要说败落,日子过得满好--他们赖以维持生活的唯一支柱就是祖上埋下的底财。 上文已提,人们将先生的父亲散去的私田归还先生,先生坚辞不收。

他以农桑耕作事务为乐,为满足自己对田间劳作的喜爱,没有田地,他就和家人韩六、书童燕娃一起,在这里开了两小块私田,种了谷物和桑苗。 绿绿的私田之上,青青的桑苗之间,老聃先生正与燕娃一起,手握锄把,愉快地除草松土。 他一面和燕娃散话农事,一面憧憬着桑苗长成大树,翠叶被采,撒上蚕簿,蚕儿长大上簇,结下白亮的和彩色的茧儿,一嘟噜,一嘟噜,象是鹊蛋,宛若串铃。 锄了一阵,老聃先生停下活计,抬起眼,心情宽舒地望着远方。 那里,农人们正在怀着安闲的心情进行劳作。

他们古衣古帽,一一两两,点缀在古野陌头,犹似一幅格调别致的图画。

老聃先生慢慢地把目光收近,见二烈和春香正在那里用牛耕地。

二烈,春香,眼下都已是四十好几的人了。 那次失踪之后,他们多年没有返乡。 象人们所猜想的那样,他们当真是在外边结成了夫妻。 他们回乡之后,生了二子。

次子起名敬冉。 小敬冉现已年长四岁,上穿蓝色的短衫,下穿宽松的红裤,头上扎俩黑黑俊俊的小牛角。

看到小敬冉欢快地跑在爹娘身边,新奇的观看牛耕时的情景,想起当年死去的亲爱的玉珍,老聃先生不由得升起一股既难过又带安慰的复杂感情。 不一会儿,这种感情也就消失。 静美的田野,安然的农事,使老聃先生感到了安宁的可贵。

他喜爱安宁,但是大半生基本上算是没有得到安宁。

想起前天代审黄金案件之事,他的心里忽然之间又很不安宁起来。 骑驴看竹简--咱们走着瞧,几天来,这句话总象一条无形的麻线,时断时续地缠绕在他的心头。

他们为啥要这样说呢?既然口称口服心服,为啥又突然改嘴说出这样的话来呢?走着瞧,他们要我瞧些什么呢?……月晕而风,没云不雨,他们在口服心服之后说出这样的话,决不会是没有一点原因的。 听说他们和周天子有着什么拐弯亲戚,这一牵扯,事就大了,是的,这种连里的土匪是最不容易对付的。 ……唉,莫要再去想它,莫要再去想它吧。

--老聃先生心里说。

先生!快回家吧!京都来人,圣上有旨,要你速进洛阳!老聃先生循声望去,见家人韩六声声张张地站在桑苗地头,由不得一阵陡然的又惊又喜。 紧接着,那个惊,迅速扩大;那个喜,迅速缩小--继而,脊背上微微地渗出一层冷汗。

怕个啥,你这是怕个啥?他自己给自己这么样的来了个努力的支持,那个惊才又迅速缩小起来。

老聃先生跟随韩六往家走。

先生家大门外边,停着一辆带有小小木屋的紫黑色的双轮马车。

两匹拉车的马站在地上--那匹草黄色的,勾着头,一动不动,象是在用心谋算着同类者的生命;那匹黑红色的,悠闲地摆动着尾巴,两只眼睛善意地平视着前方,看不出是在想着什么乐事还是在想着什么忧愁。 这辆马车,既可算是周天子所派,又可不算周天子所派。 周天子所派的两个使臣,姜信、莫明,原是各骑一匹红马飞马来苦;昨晚,当他们路经苦县县衙,作短暂逗留的时候,让衙里特找一个车夫和一辆双轮双马的高品马车。

姜信、莫明骑来的那两匹红马,由莫明和苦县县衙里的一位官员骑回洛阳;姜信一人坐马车随车夫一起天明就往这里走,直到现在才赶到了这里。

周天子派来信马,中途改换成马车,这一点,姜信他们决计不向老聃说知;他们要让他知道的就是:这辆御车,即是天子派来。

老聃先生扶髻整衫,和韩六一起,绕过停在那里的马车,往大门里边走去。 堂屋里。 香案两头的两张古旧的雕花椅子上坐着两个人。 东边的那位,四十多岁,身穿黄衣,头戴呈折纹形状的黑色平顶官帽,中上个头,微微发福,脸庞丰满,面色白净,配上两画宛若用黑墨特意勾画的八字小胡。 一股机灵,在他那清秀的面部和五官之上半藏半露。 他就是从周天子那里派来的使者姜信。 西边的那位,年近五十,中等个头,黑帽黑衣,一副可爱的老实巴脚的模样,此人姓陈(后来才知道他叫陈箩头),他就是姜信要苦县县衙临时找来的赶车的车夫。 旁边的一张普通木椅之上,坐着本里的里正何润清。

他,这年五十四岁,黑发花胡,朴实清秀,是已经去世的何崇恩大伯的大儿子。 最近,村里的父老和乡上的三老新推举他为里正,他几次推辞,不愿担当,说:子承父之官业,千恶之中的一恶,我父亲在世时是任里正,所以我这次不愿担当。 眼下,各方诸侯都在崇尚争夺官职,下边的人更是争夺成性。

不能妨碍别人争夺,我还是不干为好。 父老们说:你不干不行。 我们推举你,不是要你承接父之官业;是要你承接你父亲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曲仁里村的特有风节。 虱子拗不过大腿,曲仁里的里正,到底还是由何润清从那个接任他父亲里正的人的手里接任下来了。

老聃先生和韩六来到堂屋门口。

韩六借故退去。 老聃一人进屋。 屋里坐着的三个人一齐站起。 何里正急忙躬身笑着向姜信他们介绍老聃:这就是我们村上的李老聃。 又急向老聃介绍两位来人:他们二位,就是从圣上身边派来的使臣。

两位大人,这位姓姜;这位姓陈。 老聃见天子使臣到来,急忙躬身接待,下拜尊迎。 姜信急忙以手阻挡,不让其下拜。

四个人落座之后,姜信从怀里掏出一小卷黄绢。 这就是周天子诏见老聃的书札。

姜信特意尊严地站起,将书札展开给老聃看;老聃十二分重视地跪地观阅。 只见黄绢正中写着八个较大的黑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