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好酒还待故人饮一杯感人故事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陈年好酒还待故人饮一杯感人故事

  陈年好酒,还待故人饮一杯,暖阳融化掌心微雪,你开口便是离别,这般猝不及防,指尖轻抖,说不出口的惊慌,未约下再见时日,还记得长安雪初落,还记得白衣轻裳,青丝雪一捧,还记得举杯与问盏,还记得煮雪以茶,岁月正当好,陈年好酒,还待故人饮一杯,去时无言,归途未有人亦无,不记得百年一坛酒,不记得故人还等,又封百年,不记得赠雪尘缘牵,不记得归人未回,情埋青冢,百年好酒,只当埋青冢,她记得,她遇见她的那日,长安下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雪,不同于今日春日渐近,下雪的时日,几是没有了。

素白的衣裳,苍白的容颜。 唯一双清亮的眸子。   她说喜雪,便引而为知音。

此后时日,每一场落雪过后,她都会邀请她出门赏雪,相谈甚欢。

她从来知,终会分离。 只未想到,这般匆忙。 她说,春天来了,我将要离开了。 我从未遇见若你一般痴雪的人,这坛百年陈雪便赠与君,酿酒应是最好不过。 她说,待来年酿得好酒,邀君共饮之。

她不知,此一别,便再无相见可能。 她未开口。

后来,她再也没出现过,她寻过却无半分消息,亦无人知晓此人。 半世浮沉,后那坛好酒一直没有等来能共饮的那个人。

终随着她一同入了坟墓。 当年她四处寻人之际,曾听闻:,落雪有妖:雪妖,贪恋红尘的痴情之人。

每百年出世,寻世间爱雪之人,引为知己。

于第一场落雪而来,当冬最后一场雪而去。 只传闻,其白衣白发,却无人窥其容颜。 因其遇女子,便化为女子,遇男子,便化为男子。 容颜千变万化。 不过有一特点,她遇见的每个人,都会赠一坛,百年陈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