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尽凋零 枝心何凄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花尽凋零    枝心何凄

  青海的天空下埋葬着鹰的族徽云的遗址蓝色玻璃的水晶体陡峭、光滑、欲哭无泪充满弧形的大地——青铜色的面容好像众神啸聚的羊圈青海的天空下高原:一种伟大的几何存在让人误以为看见了上帝九座寺院历历在望江河在望西藏在望一道精神的经幡,引人折腰青海的天空下一个人类刚刚苏醒进入了铁器的时代湖泊飞驰宗教醉人爱情直率十万酥油灯前站立着祭司和头羊秋风一渡,十指连心挽歌的艺人们窥见了佛光青海的天空下半兽的父亲走在路上一本细沙之书正被艰难地忘记村庄敞开着灾难和狗隐入黑夜在峥嵘而起的群山中一个牧主的女儿开窟造像花容失色祝颂了一颗强盗的首级青海的天空下夏天刚刚建立冬天在远方坍塌废墟一片众草揭竿而起——抬举着神示的草原鱼王含腥牛羊劳作星辰弯曲只有乱石筑砌的山冈堆放着黎明和诚实在最高的地方最伟大的美只是一种常识这时我走进了青海的大天空下我保持着由衷的沉默在一处崖壁,我渴望碰见一头健康的母豹——风传她代表着一种消失的神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