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阶下之囚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二百二十四章 阶下之囚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其时是晋国天福十一年、契丹会同九年十二月三十日。

一月之后,即大同元年二月初一,耶律德光在开封皇宫下诏,将国号“契丹”改为“大辽”,耶律德光便摇身一变,又成为了大辽的皇帝。

在此之前,耶律德光已经前往封禅寺提见石重贵,责备他如果不是忘恩负义,绝无今日沦为阶下囚的下场。

石重贵自知死期降至,倒也像条汉子,并不摇尾乞怜。 耶律德光见状恼羞成怒,恨恨地拂袖而去。 当日中午,耶律德光即下诏将石重贵降为负义侯,仍关押在封禅寺,让他备受困窘和饥冻。

没过几日,耶律德光让三百骑兵押送石重贵及亲属迁往契丹黄龙府,永世不得再回晋国故土。 开封初陷之时,石重贵引火自焚未遂,被太妃陆司怡和她的徒儿别远清救下。 陆司怡本想让石重贵趁乱混出皇宫,与之归隐深山老林,从此不再过问世间之事。

但石重贵犹豫不决,正好被闯入皇宫的张彦泽及其手下士兵发现。

张彦泽脾气很暴躁,这时不问青红皂白,随即下令将三人乱箭射死,以便在耶律德光面前请功。 陆司怡与别远清护着石重贵,用平素修炼的燕云剑法击落射来的利箭,又奋身而出杀死十几名乱兵。

耶律阮率领大军守在宫门。

他望见陆司怡不仅容貌俊丽,而且身手了得,连忙上前制止张彦泽。

张彦泽虽然心中不爽,但不敢得罪这位契丹王爷,行礼之后便带着手下士兵悻悻地离去。

陆司怡不知对方虚实,但见对方身材俊伟,看年龄不过三十出头,起初倒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后来听到张彦泽称呼他王爷,心中暗暗一惊,想到对方竟是攻晋的前营统帅,兴许可以让他放过石重贵,于是试探道:“王爷,你们契丹已经攻灭了晋国,不会真的要赶尽杀绝吧?”耶律阮听到她的质问,仔细打量这位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发现她虽然已经陷入重重包围,但脸上并未露出半分忧虑的神态,言辞间反而有一些傲慢,心中不觉一怔,说道:“姑娘,本王乃是奉命进宫擒拿石重贵及其亲属。

皇宫里面的人,但凡不是皇妃、王子及公子,皆可自行离去,本王绝不会为难你们。

至于石重贵等人,他们的命运还需我们皇上定夺。

”陆司怡虽然已过三十五岁,但平素潜心修炼剑法,又无行男女之事,因此相貌竟胜过二十几岁的妙龄女子。 耶律阮不知道她就是石敬瑭的遗妃,还以为只是晋国宫里寻常的侍女,因此才有如此一说。

陆司怡有自知之明,想要今日救走石重贵绝无可能,说道:“王爷,既然如此,我们这就离去。 ”她转身望着石重贵,柔声地说道:“皇上,你多保重。

”石重贵心情沉重,虽然对陆司怡心有不舍,但想到心爱之人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去,自己就再无牵挂,故意冷冷地说道:“你们走吧,走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再回开封。 ”陆司怡当然明白他的良苦用意,心想:“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皇上,只要我在人世一日,就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陆司怡与别远清使了一个眼神,别远清当即会意,两人迅疾腾空从皇宫围墙外飞去。

耶律阮连忙追出殿外。 陆司怡婀娜身子在墙头稍作停留,回过身对耶律阮莞尔笑道:“王爷,不劳驾你相送了,我们后会有期!”随即消失在茫茫楼宇之中。 耶律阮恍然若失,自言自语道:“这个女子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时之间竟然记不起来了。

”萧也金与察木诃紧随其后冲出来,两人望见墙头敏捷的身影,感叹道:“没想到晋国后宫中竟有身怀绝技的高手,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了。

”耶律阮回过神来,望着二人担忧地说道:“中原到处藏龙卧虎。

我们虽然夺了晋国的江山,但要守住它却是一件难事。

”察木诃听后眉头一皱,旋即舒展开来,朗声说道:“王爷,你多虑了。 这个事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呢?皇上过几日就到开封了,咱们就把这个烦恼留给他吧。

”萧也金点点头,说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王爷,你就不用操这个心了,免得让皇上身边那些好事之人抓住把柄。 ”耶律阮微笑道:“你们提醒的对,本王差点又犯糊涂了。 以你们之见,石重贵该当如何处置才好?”萧也金熟读汉文书籍,对当年刘邦灭秦的典故印象很深刻,于是说道:“我们当效仿汉王的做法,将石重贵囚禁起来,封锁皇宫的大门,我们前营大军则驻扎在开封城中,静静地等待皇上的到来。

”耶律阮赞同道:“皇上早就对本王顾虑重重,这次我独自攻下晋国国都,如果再不有所收敛,恐怕迟早会大祸临头。 ”耶律阮主意已定,让察木诃带人将石重贵及亲属囚禁在城里的封禅寺。 那里临近前营大军的驻地,两地相距不过四五里。

寺庙周围有重兵把守,未得耶律阮的首肯,任何人不可擅自与石重贵相见。

当晚,耶律阮回到王帐之后,对日间遇见的女子恋恋不忘,竟然在床上辗转反复睡不着觉。 他担心那个女子会去营救石重贵,于是翻身起床,换好一身便装,拾起挂在墙上的剑就出门去。 耶律阮马不停蹄地来到封禅寺。

守门的士兵望见王爷亲自前来查看,连忙跪下行礼。

耶律阮点点头向他们示意,询问他们白日里守卫的情况。 那些士兵知道寺内关押的是晋国的皇帝,片刻都不敢有所懈怠。

其中一个百夫长拍拍胸膛说道:“王爷放心,这个寺庙已被我们围得水泄不通,连一个苍蝇都休想从里面逃出。 ”耶律阮慰问道:“你们辛苦了!改日本王一定会重重有赏。

”那些士兵心中感动不已,纷纷说道:“王爷对咱们已经很关照,我们不敢再有所奢望。

”耶律阮哈哈大笑道:“本王向来赏罚分明!有功不赏岂不是为难本王。

”那些士兵听后唯唯诺诺,护卫着耶律阮进入寺中巡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