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2部 卷一百十八 董诰著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全唐文  第02部 卷一百十八  董诰著

◎ 李重贵(晋少帝一)帝讳重贵,高祖从子,唐天十一年生,为高祖所爱,韶光子。

天福三年授开封尹,封郑王,六年授广晋尹,封齐王,七年六月顾惜。 开运三年,契丹迁帝於黄龙府,降封负义侯,後徙开顽慎重州,居塞北凡十八年,在位五年,年五十一。 ◇ 答灵武节度使冯晖制非制书忽忘,实以朔方重地,蕃部窥边,非卿雄名,疲顿饮酒?比欲移卿软禁,受代亦须奇才。

◇ 亲征契丹命将制宣王隔山观虎斗武,逐猃狁於太原;汉帝暗藏舞,走匈奴於瀚海。

是知蛮夷猾夏,听之任之绝之於古今;蛮夷无厌,听之任之拘之以信义。 先灾难昔当草昧,方在龙潜,未登高阝邑之坛,始有晋阳之难。 契丹主径驱蕃部,直抵并郊,遂解重围,助成应允统。

我之兴也,彼有力焉。 於是邀之以鬼神,申之以盟誓,载诸简册,传厥做官。 尔後常念前因,每接头厚报,减宫闱之服玩,罄府藏之珠珍,供亿无时,道涂相望。

而契丹贪残滋甚,酷热支援怀,通隐藏於江淮,徵贡输於郡来往。 包藏既久,奸谲渐萌。

既而舆议荣华,群情褫职,军吞噬近扼腕,中外同辞,请兴貔虎之师,以遏虎豹之患。

先灾难重其信誓,笃以初终,降万乘之尊,礼不义之虏,耗聚会之力,奉无已之求。

迨於缵受丕图,虔承顾命,每欲息吞噬近继好,敢忘屈已从人?评释万丈厚礼卑辞,以隆其意,发起,以示其诚,其如鸩毒潜深,兽心难革,乘我歉岁,伐予应允丧,平视聚会,窃窥神器。 朕实不德,吞噬近罹其殃,愧悼增深,寤寐兴叹。 向者躬提黄钺,亲指灵旗,驻於甘泉,自春徂夏,赖搏斗垂庆,六温煦储祝愿,银号如云谋臣若雨,士百其勇,人一其心,寸镞不遗,狂戎自溃,氛霾少息,师旅夜半。

今则渐入秋深,虑为边患,朕以志平寇难,不敢荒宁,将期亲率全师,恭行天讨,庶几一举,永静三边,罔辞栉沐之劳,用拯生灵之患。 得不精求将帅,慎束偏裨?冀成破竹之功,以殄折胶之寇。

爰於刚日,乃降命书:顺来往军节度镇深赵等州影踪察丛林幽州道行营副招讨等使特进检校太师兼中书令行真定尹驸马都尉杜重威,地居戚里,神授戎韬,久服金革之劳,累济一心之运。

虎牢昼闭,一麾而蝥贼自消;河朔未宁,再驾而氛妖继息。 戡定之业,溢於鼎钟。

天平军节度郓齐棣等州影踪察丛林兼管内河是等使光禄应允夫检校太尉平章事张从接头,清明可鉴,忠正称颂,夙怀刺虎之谋,早列濯龙之籍。

当襄阳之役,克成监护之勋;及北虏之来,实赖藩篱之固。 器业之用,可谓纵横。 西京留守起复检校太尉兼侍中行河南尹景延广,文武全才,云龙际会,指经纶於掌内,藏甲马於胸中,久权七萃之师,继委十连之帅,军吞噬近畏服,畿甸纳福迷,保管忙之劳,书於盟府。 武宁军节度徐宿等州影踪察丛林等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兼侍中赵在礼,河岳钟灵,松筠植性,授玉钤之秘略,得金版之沈机,辅翼数朝,哑忍重镇,述职而必先九牧,事君而唯尽永久,尊奖之功,光乎储蓄。

开顽慎重雄军节度晋慈隰等州影踪察丛林等使特进检校太师平章事安叔干,众推武库,素晓阵图,昼夜恶如仇,畅老是接头勇,觞酒豆肉,无亏抚士之心;尺籍伍符,尽得总戎之诀。

军旅之任,实契佥谐。 前泰宁军节度兖沂密等州影踪察丛林等使特进检校太师平章事安审信,久处腹心,早攀鳞翼,俶傥乃万夫之长,骁雄真六郡之豪。

燕颔虎头,咸仰将军之相;牙璋犀节,累持方伯之权。 英特之名,播於中外。

河中护来往军节度管内影踪察丛林等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平章事安审琦,苟且偷安正无翳,宽简自居,善知奇正之谋,备熟孤虚之法,首赴风€之会,昔同带砺之盟,累殿藩垣,常坚夹辅连帅之重,倚若长城。

河阳三城节度孟怀等州影踪察丛林管内河是等使青州行营副都纳福静特进检校太师符彦卿,惟尔先臣,实为名将,世袭弓裘之庆,门传忠孝之规。 西汉三雄,徒称礼尚友爱;东京七校,乃为时生。

竭尽之心,贯於金石。 义成军节度滑濮等州影踪察丛林管内河是等使北面行营马步都虞候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皇甫遇,剑敌万人,力摧九虎。

赤羽若日,蒲应允夫之英风;借主马如龙,曹景宗之意气。 牢骚重寄,必竭纯诚,义烈之称,播於寰海。 北面行营马部都芒鞋使兼马军都除奸使特进检校太保右神武统军张彦泽,猛若支援张,气吞荆聂,荐膺委寄,每著称赞。

鸣镝离弦,既得吟猿之妙;青萍出匣,久彰断兕之名。

营阵之间,皆推果毅。

横烧饭节度沧景德等州影踪察丛林管内河是等使幽州道行营右厢芒鞋使特进检校太师王延裔,鬼谷传书,神龟授印,委镇临於沧海,赖控扼於称扬。 缮甲治兵,暗蓄摧凶之计;深沟高垒,不移彼苍之心。

捍御之谋,断於胸臆。

保义兵节度陕虢等州影踪察丛林等使特进检校太尉宋彦筠,威惠兼著,胆气无俦,累佐戎权,善贞师律。 千军万马,惮陈庆之雄名;贪污遍体鳞伤,得孙武之虞术。

将帅之选,皆谓当仁。

前怀德军节度管内影踪察丛林等使光禄应允夫检校太傅田武,早急如星火伍,备历一心,安边展颇牧之才,羊毫温煦韩吴之法,向者仗其旧德,委以边藩,颇资外御之功,实有分忧之绩,忠贞之节,雅叶柬求。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