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吃瘪的陈百详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495章 吃瘪的陈百详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那间银行是我的。 ”对于叶景诚看似平淡的一句话,黎应就先是无语他为什么不一早出来,至少能省下他一番脑力和废话。

而后变成对叶景诚的高度仰望,所有的实体产业之中,银行业可以说是门槛最高,操作难度最大的一行。

不是随便一个有钱人都有能力去驾驭,难就难在它是一个作为枢纽的行业,基本上踏足银行业,就等于跟所有行业搭上关系,一般的人有这样眼界和能力去运作吗?肯定是没有的。 至于叶景诚,以黎应就对自己老板的认知,前者肯定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既然是这样,叶景诚既然踏足银行业,肯定有办法让银行的运转水到渠成。

三人接下来商讨的话题,就是怎样去操作这件事。

当然,他们只是大概商量出一个章程。

因为三人无论怎样去讨论,都不如银行的专业人士有经验,这些事到最后还是需要后者处理。

……“老黎,叶生是不是来了公司?”黎应就刚回到办公室,屁股底下的椅子还没坐热,曾智伟和陈百详就敲门而入。 “是回来了,怎么?”黎应就看了两人一眼。

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何况这两个人给他的印象……陈百详在公司是出了名的古古惑惑,从来有他算计人没人算计他。

曾智伟则是那种做事就缩头缩脑,一谈到钱、车、女人什么的,那王八绿豆眼就会发出青光。 “没什么事,问一下而已。 ”明显知道黎应就是故意不入话题,曾智伟再厚脸皮也是有些许尴尬,双手好像不知道摆哪里好的荡来荡去。

“我们就想问……”陈百详瞥了曾智伟一眼,问道;“你有没有和叶生谈那件事?”“哪件事啊?”黎应就皱了皱眉,却是表现得很真。

“死了,你肯定是没说。 ”陈百详看他不像说假话,表现失望的捂脸道。 “老黎,你怎么可以不记得说这件事!我们三个说好了要为民请命的?”曾智伟咋呼道。 “为民请命就算了。 ”黎应就摇头失笑,说道:“你们两个无非是外面欠人钱,想公司帮你们擦屁股。 ”两人想他转达给叶景诚的事,就是那一份职员预支的申请。

陈百详就不用说了,完全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投资失败已经不是一、两次,最大问题还是他整天想着赚快钱,这一次同样不例外。

至于曾智伟,可以说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加上他平时又没什么主见,被陈百详随意唆摆几句,就跟着对方加入炒楼的行列。 幸好两人有这个资金炒实楼,所以损失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小的,最多也就六到七成之间,而且伤势可以慢慢恢复。 总比那些炒楼花的投资者要好,炒楼花的钱血本无归不说,还要倒贴钱用半年前的楼价去供楼,要知道现在的楼价比半年前跌了不止四成。 一来二去,这些投资者就算不死也会一身伤。 其实以陈百详和曾智伟的情况,根本不需要预支工资去供楼。 不过,他们用来生活的那一笔,却是拿了出来填这个窟窿,那生活方面总需要另想办法吧?“这些事说明白就没有意思啦。 ”得知黎应就在耍他们,陈百详忍不住一个白眼。 “别听他乱说,这些事就是要说明白。

”曾智伟凑了上去,意有所指的问道:“到底怎样了?”“其实郑小姐说得对,公司一来出钱请你们来做事,根本不拖欠我们些什么。

二来公司不是我们的父母,没有说还要替子女还债的义务。 ”黎应就‘叹气’道。

“行了,我明白!”陈百详伸手止住道。

以他自认的聪明才智,自然知道黎应就想表达什么。 陈百详摇头转过身之后,曾智伟不依不挠问道:“听你的口气,那到底是郑小姐不答应,还是叶生亲口说不批?”如果是郑纹雅不答应这件事,那这件事还是有机会达成的,前提是他们能够说服叶景诚。 如果是叶景诚亲口说出来,那他们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 “两样都有。

”黎应就摊了摊手。 “那不就是没希望,真是浪费我的口水。 ”说罢,陈百详打算开门离开。 曾智伟扁着小嘴,然后一副黯然的转身。 只是不等两人离开,身后的黎应就笑了笑,吊两人胃口道:“不过呢……”“你个死铲,有话能不能一次过说完。 ”知道又让对方耍了一次,陈百详脸上无光的骂道。 闻言,黎应就更是摆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说道:“既然你们不想听,那我就不浪费你们时间。 ”“想听,怎么会不想听。 ”曾智伟再次见到曙光,凑上去抓住黎应就的手臂,然后一副娘娘腔说道:“黎哥哥,你快点跟我说。

”黎应就被恶心的打了一个冷颤,直接把曾智伟推到一边,说道:“叶生虽然不让我们预支,但是他肯用公司名义担保,帮有需要的职员问银行借钱。 ”“怎么现在还有银行肯借钱给人吗?”陈百详由心疑惑道。 “那间银行是叶生开的。

”黎应就点名道。 ………………曾智伟和陈百详相互的对视,做出跟黎应就当时同一个表情。 都不知道开心好还是抑郁好,开心资金的问题得到解决?还是抑郁自己没本事?特别是陈百详,之前还认为自己只是运气上差叶景诚一点点,现在就差没直接撞墙死了算。 要知道叶景诚刚来港岛的时候,他已经有好几百万身家。 现在叶景诚坐拥上百亿资产,他还是那几百万的身家,还要大部分的资金困在楼市。

“叶生开银行好啊,他发达我们就跟着‘捡米’,以后我们发薪水也方便。 ”曾智伟傻呵呵的笑道。 “那利息方面怎么算?怎么说我们也是叶生的职员,他应该不会说公事公办吧?”陈百详问道。

这个年代银行的利息可不低,因为它的运作比后世更加繁杂。

何况如今陷入金融危机的局面,银行不可能还跟平时一样借钱给人,否则也不会有些人为了还债,逼于无奈只能去高利贷。

“暂时还没定下来,这件事要银行核实。

”黎应就说道:“不过银行可以有多高利息?总好过去跟高利贷借吧?”“那也是。 ”另外两人认同道。

只要不是去借逼死人的高利贷,他们怎么挨总有挨过去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