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几道《思远人》全诗赏析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晏几道《思远人》全诗赏析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 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

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

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作品赏析【注释】:此词就“寄书”二字发挥,写以泪研墨,泪滴红笺,情愈悲而泪愈多,竟至笺上的红字褪尽。 用夸张的手法表情达意,写出感情发展的历程,是此词艺术上的突出特点。

起首两句,写女主人公因悲秋而怀远,既点明时令、环境,又点染烘托主题。

一“晚”字,暗示别离之久,“千里”,点明相隔之远。

两句交代了时间和空间,给下文留了铺展的余地。 “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两句是客;“何处寄书得”一句是主。 鸿雁,随着天际的浮云,自北向南飞去。 闺中人遥望渺渺长空,盼望归鸿带来游子的音信。

“过尽”,已极写其失望之意了,由于“无信”,便不知游子而今所在,自己纵欲寄书也无从寄与。

过片词意陡转:弹洒不尽的那两行珠泪,还当窗滴下来,并滴进了砚台中,就用它来研磨香墨。 下片出人意表,另开思路。

正因无处寄书,更增悲感而弹泪,泪弹不尽,而临窗滴下,有砚承泪,遂以研墨作书。 故而虽为转折,却也顺理成章了。

明知书不得寄,仍是要写,一片痴情,惘惘不甘,用意尤其深厚。 语本孟郊《归信吟》“泪墨洒为书”一句,而情真意足,写出小儿女的情态,巧而不纤,较诸“和泪濡墨”的套语自有深浅真伪之别。 “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收语写闺人此时作书,纯是自我遣怀,她把自己全部的内心本质力量投进其中,感情也升华到物我两忘的境界。

对此,陈匪石《举》有一段极为透辟的分析:“‘渐’字极宛转,却激切。 ‘写到别来、此情深处’,墨中纸上,情与泪粘合为一,不辨何者为泪,何者为情。 故不谓笺色之红因泪而淡,却谓红笺之色因情深而无。 ”无论是泪、墨、红笺,都融进闺人的深情之中,物与情已浑然一体。 这首词与小晏惯常的“情溢词外,未能意蕴其中”这一风格不同。

全词用笔甚曲,下字甚丽,宛转入微,味深意厚,堪称小晏词中别出机杼的异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