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手为话题的周记作文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以手为话题的周记作文

以手为话题的作文记忆深处,总有那么一双手。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以手为话题的周记》的内容在马路上,那双大大的手会紧紧握着我的小手;在春天,那双大大的、却带着血迹的手会变戏法似的拿出最新鲜的野草莓;在严冬,那双大大的、温暖的手会紧紧捂着我的小手。

而如今,逐渐长高褪去稚气,不再依赖别人的女孩正在远离那双曾经紧紧牵着的大手。 而她伴随着岁月的流逝,鬓角的银丝默默地帮她细数着走过的年华。 走在大街上,我已习惯将手插在衣服袋中,当那双大手试图习惯性的牵住我时,我的指尖滑过,只留下一丝不再默契的尴尬……要过马路了,我无意间抽出衣袋中的手,而她望着过往的车辆,一下牵住了我的手,我一愣,随机抽出,要小心……她还没说完,我便冷冷地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说完,小孩子三个字竟停留在脑中。

望着身旁的母亲,突然觉得她不再高大,那双手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什么时候开始,那双手便不再温暖。 一个放学的傍晚,已是五点半过后,天已降黑,长而空荡的巷中,只有我和她走着,寒风在耳边呼呼刮着,她拉住我的手,微笑着看我,企图给我冻得通红的手带来一丝温暖,然而令她同样是我惊讶的是,那双大手并没有像儿时那样传来温热,传来那种心跳,冰冰的感觉从我还有知觉的手上传来,笑容在她脸上凝住,她抽回了自己的手,想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那双冰冷的大手像犯错的孩子不知所措地静止在空气中……什么时候开始,那双手不再小心。

某个下午,母亲心血来潮地烧了炒年糕,兴冲冲地门也没敲直接打开喊吃……:我转过头,带着被吓到的余悸呆呆看着她,我,我,忘敲门了……她的手搓着围巾,很快打破寂静,快来吃!我懒洋洋地走进餐厅,拿起筷子,吃着炒年糕,却看见盘中来回捡夹的筷子,抬头,母亲像个孩子似的,不停地将年糕往嘴里送,少吃点,你胃不好。 母亲突然停住,意识到什么,那双握着筷子的手停留在半空中。 什么时候开始那双手不再顾忌。 午后和母亲去公园散步,本不想出去,母亲一直强调要多出去走走……也只好去了。

一走进公园,便看见那片地上种满了郁金香,红的、黄的,在午后的阳光下,如此灿烂地绽放着。

母亲拼命用手指着,激动地说:你快看啊,那是郁金香……见我没反应,母亲更是指着给我看。 我低声哄:你小点声,像个小孩子一样。

无奈,同样观花的人早已有些不满地看着我们。 什么时候开始,那双手不再温暖,不再小心,不再顾忌,就像小孩子一样,在严冬,双手冰冷;吃东西不再顾忌,任由着性子吃;看到新鲜东西便不管别人,指指点点、喊着让我看。 而自己,逐渐长高,逐渐独立,逐渐学会掩盖自己的内心,在冬日双手不再寒冷,过马路已不再胆战心惊……那双手似乎已不能再给予我什么,连冬日的温暖也无法送达。

只是总看见那个像小孩的母亲不知所措地看着我,而我很平静地瞥过她的无辜。

小时候,总是那双大手给我温暖,给我安全,给我勇气,帮我擦去嘴角的饭粒,帮我系好散开的鞋带,帮我扣好扣错的纽扣;她呢,在银丝伴随的日子里,又会有谁替她做好曾经她替我做好的事?走吧!耳边温和的声音,我望去,站在一旁同是马路中央的母亲,那个似乎还是我高愈来愈像孩子、垂着冻红的手的母亲,而我微笑着,牵住了她那双冰冷的手,紧紧握住,不让她抽出,尽管寒冷……回头,那半边的马路,你那双大手曾牵着我的小手走过;望前,这半边的马路,我的手将牵着如同孩子般的你,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