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2 番外天煞孤星完结篇 大陆文学 感情线到食指和中指逢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苗疆蛊事2  番外天煞孤星完结篇  大陆文学 感情线到食指和中指逢

车祸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发生的,好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渣土车停下,一个脸色惨白的男子从驾驶室里跳下来,慌里慌张地看车底的时候,旁边的围观者才反应过来。

出人命了!出人命了啊,怎么夫妻吵架,一下子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好多人瞧见了热闹,下意识地就涌到了街边来,然而瞧见那车轮子下面那个没有脑袋、满是鲜血的身子,以及半个破碎的脑壳,那种充斥着极度血腥的场面,让很多人心里就咯噔一下,下意识地就想着往后退去。 有的人甚至哇啦啦一声叫唤,朝着反方向跑开。

也有人吐了。 这个,也太吓人了。

不少人怕场面太血腥,睡觉会作噩梦,所以看了一眼就远远走开,也有人拿起手机来打电话报警,而作为当事人,刚刚与死亡擦肩而过的赵卫卫回头就瞧见了李二宝的惨状,想起这个与自己同床共枕、生活在一起,刚才还在吵架的男人此刻变成了一具无头尸体,顿时就就崩溃地大声哭喊起来。 赵明阳老婆这个时候慌里慌张地跑过来,一把抱住了赵卫卫,不断地安慰道:“没事的,卫卫,没事的。 ”而赵卫卫虽然得脱性命,整个人却变得神经质起来,浑身发抖,不断摇头。 突然间,她诡异地笑了一下,说嘿嘿,死了。 她变得开心起来,神经质地喊道:“我就知道,肯定会死的。 报应,这就是报应”她整个人看上去都有点儿神志不清了,而那个自知闯了大祸的司机瞧见围上来的人群,下意识地喊道:“各位,各位帮我做个证啊,不关我的事,是他自己撞上来的,跟我没关系的好吧”他试图解释着自己的行为,让自己在接下来的交通事故认定中能够减轻些责任,然而旁边走来一人,却是刚才吓得魂飞魄散的杜远贵。

他走到司机身边来,吸了吸鼻子,脸色十分难看地说道:“你这一身酒气,还敢说不管自己的事?”他一把拉住了司机的胳膊,而司机就像被惊到的兔子一样,下意识地往后面一蹿。

渣土车司机显得有些慌张了,一边往后退,一边说道:“什么酒气,谁身上有酒气?明明就是你身上的,关我什么事?”他一边说着话,居然一边想要朝着车前头的驾驶室走去。

这是想要逃逸么?旁边的群众中不是没有聪明人,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一点,立刻有人喊道:“别让他跑了。

”渣土车司机一听,撒丫子就跑,然而这个时候,旁边又冲出一人来,一个标准的过肩摔,将那渣土车司机摔了一个大马趴,并且俯身而上,将这家伙给死死地摁倒在地。 来的这人是杜远贵的司机,那是他从公司保安队里面精挑细选出来的,当过兵,手上有些硬功夫。 渣土车司机给按住,杜朗跑上去帮忙,又有人打了电话,林佑吸了一口气,让赵明阳老婆在这里安慰着赵卫卫,而自己则往回走。 有围观的群众立刻把掉在地上的手机给他送了过来。

刚才情况紧急,手机给扔在了一边,大屏幕摔碎了,不过还是能够用的,他小心翼翼地避开了碎裂的玻璃,给刚才挂断的王明重新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通了,王明在电话那头焦急地问道:“怎么回事?”林佑眯眼打量着车轮子下面的无头尸体,说道:“哦,刚才那小孩的母亲和现在的男朋友吵架,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跑到主街上去,正好有一辆高速行驶的渣土车过来,我把女的救下了,男的”王明的语调很低沉,问:“男的怎么了?”“死了!”林佑简单形容了一下刚才的情形和李二宝的惨状,听完之后,电话那头的王明居然一下子就沉默了。 这情况让林佑有些惊讶,要知道电话对面的那一位可是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怎么可能会为一起交通事故而震惊到呢?他跟王明的关系既不熟悉,也不陌生,所以比较谨慎,说完之后,也没有多问。

过了好一会儿,电话那头的王明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唉,都是我害死了他们啊,我真的不应该在他未满八岁之前,介入太多的事情”林佑听得有些懵,说您说什么?王明犹豫了几秒钟,然后说道:“林佑,你帮我一个忙好么?”林佑说王哥您客气,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王明说这件事情,我因为某种原因,没办法涉入太多,否则只会越帮越忙,所以我就不过来了,不过希望你能够帮我找回那个叫做杜鲲宇的孩子,确定他的安全,可以么?杜鲲宇?林佑听到他提起这个名字,一下子就懂了。

原来先前在大寺镇附近遇见的那个人,还真的就是林佑,而且他就是冲着杜鲲宇来的。

难怪这家人如此邪门,难怪杜朗身上的煞气那么浓郁。

连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隔壁老王都如此重视,很显然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小事情。

他自然是没口子的应承下来,然后赶紧说起了杜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