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里佳人笑全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柳晗星姜嫣然小说完结版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墙里佳人笑全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柳晗星姜嫣然小说完结版

精彩章节试读:旁晚的时候,姜嫣然去林子里折了许多柳条,一场大雨将原本娇俏灿烂的杏花打了个七零八落,所剩无几的花骨朵儿孤孤单单的东一朵西一朵,可可怜怜的样子。

再贩卖杏花是不可能了,姜嫣然打算编柳筐。 巴掌大小的那种,混入野花藤蔓,撒上点水,待野花盛开,不论是装针线这种小东西还是放在书案处都会是种别样野趣。

用过晚饭,姜嫣然就在堂屋临窗的地方借着月光编织柳筐。

姜家一共四间屋子,坐北朝南,除了最大的一间当堂屋,剩下三间,朝北的是原先姜嫣然阿爹阿娘住的,自从他们去后姜嫣然除了打扫的时候就再也没进去过,南边挨着的两间就是姜嫣然姐弟的寝室。

而此时弟弟姜铭的寝室已被征用给了那‘袁’氏郎君。

姜嫣然一边手上动作不停一边在心里恨恨道,明日一定将其赶走。

这人是一点经不起念叨的,姜嫣然正想着呢,程立雪就不知何时走到了她面前,拿起个柳筐在手里把玩,他眼眸流转,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些许的漫不经心。

“却不知女郎竟如此心灵手巧,这样精美雅致的东西怕是王公贵族也使得。 ”他赞叹道。

姜嫣然一点不想搭理此人,只淡淡的“嗯”了一声应答。 姜嫣然如此冷淡态度也没将程立雪逼退,他顿了下又道:“在家中时,我也曾帮阿翁编过这柳筐的。 ”他说着拾起几根柳条径直坐到了姜嫣然旁边。

“当然,我那会儿编的可不是这种精巧玩意儿,而是那种大大的可以装苞谷的筐子。

”他低着头手里动作飞快,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已编织好了一个柳筐,“你看,好了。

”程立雪特意将柳筐拿到姜嫣然眼前晃了晃,一脸的炫耀。

这还是姜嫣然第一次见他如此鲜活的模样,不由将心上的恶感去了几分。 她接过程立雪的柳筐,想了想,稍微拆弄调整了下就比原先更加的小巧精美。

“喏,你的柳筐。 ”姜嫣然将柳筐递回给程立雪,指着装草籽的地方道:“你看,这里我将苜蓿草籽塞在了里面,等撒个两三天水,苜蓿就会发出来,待那时还会更好看。 ”“女郎巧思,吾不及也。 ”这次程立雪是心服口服了。 面对着程立雪的赞美姜嫣然一点要谦虚的意思都没有,红唇勾起,眸里似有万千星光,“这有什么,要是阿铭在的话......”她说着微顿,想到此时不知在何方的姜铭,不由心情低落了下来,“罢了,与你说这许多作甚,似你这般富家郎君也勿须明白。

”言罢姜嫣然重新拿起柳条编了起来。 程立雪很是哭笑不得,心道:果然如阿娘所言,女郎特别是漂亮的女郎心思最难懂,最让人捉摸不透。

程立雪眼一转目光扫向筐里丢弃不用的柳叶,俯身随手取了一片,语带傲然道:“我虽不及女郎手巧,但有一样却是女郎不如的。 ”姜嫣然瞬间被勾起了好奇心,她问:“是什么?”程立雪翩然一笑,两指夹住柳叶将其放入口中,姜嫣然瞬间明了,果不其然,一段悠扬悦耳的小调响起。 这曲不过是首江南人家最常听的小调,却被一片普通柳叶奏响的格外动听。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此情此景,姜嫣然不由想起了李太白的这首诗。

也不知阿铭现在如何了,姜嫣然望着屋外高挂的弦月,一股酸涩之意漫上心头,为什么.....你们为什么都要离阿嫣而去,先是阿爹阿娘现在又是阿铭。

一滴清泪悄然滴落,曲音刚停,姜嫣然就立马擦了擦眼角,再转身已然换上了副笑脸,“郎君之才,阿嫣不及。 ”“女郎可知此曲作价几何?”程立雪突然问。

姜嫣然一怔,程立雪自答道:“此曲抵万金可否?”此言一出,姜嫣然刚升起的好感瞬间跌为负值.呵呵......姜嫣然不由冷笑,这是找补来了。

此人果然还是该立即赶走!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