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回 以毒攻毒沧狼行最新章节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三百九十四回 以毒攻毒沧狼行最新章节

天狼也没有见过毒人的完整炼制过程,这一下拿王木风扔进毒缸,一是想看看这邪恶的药水是如何起作用的,二是也存了一份侥幸,希望能让王木风以身试毒,逼他把解药给交出来,也正因此,他没有点王木风的哑穴,就是指望他在关键时刻能开口说话。 可是没有料到这毒药竟然如此猛烈,王木风给扔进去后不过瞬间,就变得皮肤全绿,眼睛变成全黑,口耳鼻间流出的尽是青黑色的腥臭液体,显然内脏已烂,连血液都变成了毒汁,而即使成了这样,王木风都没有,或者说来不及开口说解药的事,看来也确实没有解救之法。 天狼摇了摇头,叹道:“做出这种灭绝人性,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是把这狗鞑子杀上千次万次,也难赎其罪,只是可惜了这些人,我是救不了他们啦。 ”想到这里,他的神情黯然,心中也是说不出的难过。

一边的林武星,杨春和李双全三人早已经泣不成声,眼前的这些毒人,都是跟随他们多年的部下的兄弟,自己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变成这样的行尸走肉,而无力解救。 天狼转过身,对着这三人说道:“都怪我低估了这些狗贼的灭绝人性程度,又想套出他们更多的秘密,多睡了一天,才会连累了你们的兄弟,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这些人都已经死了,为了不让他们出去害更多的人,我只有出手杀掉他们了。

”杨春流着眼泪,点了点头,三人不约而同地跪下,先是对着这些手下磕了几个头:“兄弟们,都是做哥哥的没本事,害得你们惨死,下辈子哥哥一定结草衔环,做牛做马。

来报答各位兄弟!”磕完头后,杨春站起了身,对天狼拱手说道:“这位英雄,我们兄弟三人这次能捡一条命。

全是靠了英雄的大恩大德,而且英雄还帮我们兄弟报了大仇,不知英雄高姓大名,我们兄弟虽然现在已经是废人了,但也愿意粉身碎骨地回报英雄。 ”天狼冷冷地说道:“杨春,李双全,林武星,其实我本来并不想救你们,你们落草为寇,当了多年的土匪。

手上沾满了无数过往客商的鲜血,本是死有余辜,只是看你们还有几分骨气,对手下也算是讲义气,我才在探查敌巢穴的同时顺带救了你们一次。

如果不是你们武功已失,成为废人,以我的本意,只怕也要至少取你们一手一脚。

”三人面面相觑,杨春叹了口气:“都是我等为恶多年,致有此祸,英雄既然不肯道出高姓大名。

我等也不好追问,茫茫天地,若是有缘,总会相遇的。

”说完之后,三人齐齐地向着天狼行礼,然后互相搀扶着向着大门处走去。 等到三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后。

天狼才轻轻地叹了口气,刚才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才故作冷酷,实际上他对杨春三人的印象还不坏,尤其是对林武星不错。

如果现在是李沧行的身份的话,没准还会和这三人把酒言欢呢。 密室里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只有遍地的断肢残体,浓烈的血腥味,毒药那刺鼻的腥臭味,以及毒人身上的恶臭,早已经让天狼不想多呆了。

他刚才观察过环境,室内一角屯放了许多黑火药,以及硫黄硝石等引火之物,那些是白莲教众用来制成毒人后,准备塞入体内作炸弹用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天狼搬过来几桶火药,放在这堆毒人药缸前,仍然有些还没完全炼成的毒人在那里咿咿呀呀地,双手挥舞,也不知道是在求救还是想着攻击临近的生人,天狼轻飘飘地一个云卷云舒,身子倒着向后飞出二十丈,直奔门外。 出门的那一刹那,天狼把手中两颗雷火珠以流星赶月的手法击出,带着丝丝的火花,飞入那堆火药桶中,整个石室内响起了一阵此起彼伏,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而在天狼的身后,这座邪恶的魔窟轰然倒塌。

火光和硝烟映红了天狼那张满是鲜血的脸,而他的脸上肌肉还在不停地跳动着,眼中的红光一阵阵地泛起,显然,刚才的那阵血腥杀戮并没有消弭他心中的冲天恨意,他恨白莲教的灭绝人性,更恨自己的出手太晚,白白损失了这么多生命,在林武星等人面前他装得尽量冷酷,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可是良知让他一遍遍地责备着自己,只有现在这样一人独处时,他才能尽情地释放情绪。

天狼恨到深处,只觉得胸口闷得难受,一股怨气胀得他要爆炸,仰天长啸,声音洪亮凄厉,如苍狼狂嚎,震得外面的山谷中回声不绝,而飞鸟走兽都是纷纷惊走高飞。

啸完之后,被这夜里的冷风一吹,天狼热得发烫的胸口终于平静了一些,他低下头,喃喃地自言自语道:“铁家庄,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再错过了!”说到这里,他突然转过头,对着一旁十余丈处的草丛中厉声喝道:“还不出来,跟了这么久了,真当我感知不到你吗?”凤舞那婀娜的身形如鬼魅般地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依旧是烈焰红唇,冲天马尾,蝴蝶面具的装扮,一袭紧紧的黑色夜行衣把她那玲珑的身形裹得凹--凸--有致,任何一个男人见到这样子的凤舞都会热血澎湃。

可是天狼却没有一点那方面的想法,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跟在我后面半个月,好玩吗?这回总指挥又给你下了什么任务?”凤舞向着天狼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说道:“你刚才真的好帅哦,认识你这么久了,第一次见你这样杀气冲天,这才符合你的这身功夫嘛。

不过刚才你那样子也把我吓到了,本来刚看你动手时还想上来陪你杀个痛快,结果后来只顾着看,没顾着上。 ”天狼摇了摇头:“这些人该杀,而且即使如此,都是死有余辜,我让他们死得太痛快了,凤舞,我不是你,没你这么嗜血,你可别弄错了。 ”凤舞撩了撩额前的一抹被风带起的秀发,笑道:“天狼,我可不这么认为哦,刚才你完全是释放本性,有太多的条条框框束缚着你,这个不能杀,那个不能冲动,活着真累,刚才那才是你这身霸道邪门的武功的真正实力,那种不受任何约束和控制的暴力,就象火山喷发一样,天狼,这才是真正的你,热血,狂暴。

”天狼不愿意和她就这个问题多扯,但自从唤回前世记忆以来,只要一用天狼刀法,一鼓起天狼劲,他的内心深处确实就会腾起一阵无法抑制的杀戮快感,只想把眼前每个和自己为敌的人撕成碎片,而刚才那次毫无节制的放手大杀,更是让他在那一阵子有着无比的痛快,这让他越想越后怕。

于是天狼连忙转移了话题:“凤舞,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这次你又跟过来做什么?我和总指挥说过,这次我要单人行动,尤其是不要你帮忙。

”凤舞嘟了嘟嘴:“哼,一点也不念人家的好,好歹上次人家还救过你的嘛,上次还说了要保护我,这么快就说话不算话了?”天狼板起脸,沉声道:“以你的武功,再加上这易容术,就算你出了锦衣卫,又有谁能认出你,凤舞,你说你需要保护,是不是在搞笑?”凤舞“嘻嘻”一笑,靠近了两步,一阵山茶花的香气钻进了天狼的鼻子里,却听她轻声道:“要杀我的是司马鸿,我可打不过他,不管,就要你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