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五吨黄金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359章 五吨黄金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汇丰银行大门。 洪金保等人还以为来接送他们的车辆,可能是一辆的士,或者面包车和小巴,甚至旅游大巴都有想过,就是没想到来接他们的会是一辆解款车。

此时解款车的后车门被打开,四名牛高马大的护卫员走了下来。

他们一身类似警队的蓝色装扮,各自手上还持有一把霰弹枪。

行走时时发出那阵‘咔咔’的碰撞声,看起来不像是来迎接他们,更似要将他们送入牢笼。 胆小的曾智伟直接萎了,干脆将洪金保当成人肉盾牌,其他人也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他们的确是怕了,特别护卫员的枪口近在咫尺,在他们眼前晃来晃去的。

大部分人面对事端都会作最坏的方向,万一这些护卫员不是带他们去见叶景诚……或者难听的说一句,叶景诚真的想吃了他们这群鱼毛虾仔。

到时候直接将他们拖到深山,然后一人一枪‘ba’了他们,那他们不是死得很冤枉?倒是洪金保还见过些风浪,压下心中的不平稳,询问袁天帆道:“袁经理,这……什么情况?”“这次要去的地方比较特殊,这些人都是汇丰银行的护卫员。 ”袁天帆保持一副专业性的笑容。 这个解释使得众人反应过来,登时觉得面子挂不住。

其实他们的疑虑是很没必要的,毕竟这里是汇丰银行大门,如果这些护卫员跟汇丰银行没关系,后者也不会让他们自由的出出入入。

为了化解这场尴尬,洪金保屁颠屁颠的坐了上解款车,随后向其他人招手道:“没问题那就走吧。 ”“走吧,走吧。

”沅彪紧随其后。 一行人陆续上了车,洪金保六人坐在解款车车厢,车头还有一名驾驶和两名护卫员。 袁天帆则跟另外两名护卫员,坐上一辆负责开路的轿车。

三十分钟车程,对洪金保等人来说比较漫长。

首先车内凝重的气氛,不适合他们谈及平时的话题。 再者他们在车厢之中,根本看不到外面的风景,只能通过与车头间隔的小窗口,知道车辆在道路上行驶。

车辆缓缓停了下来,原本有些打瞌睡的曾智伟,因为车门的打开而变得醒神。

下车审视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发现身处一个类似地下车库的地方。 “几位请跟我来。 ”袁天帆走在前面引路。 一番兜兜转转,最后众人通过一条走道,来到一处巨大的保险门前。

让人意外的是,叶景诚正在门前跟另外一个人交谈,这个人他们同样认识。

就是金公主的老板雷觉昆,不过他在这里出现也说得过去。

毕竟青灯娱乐和金公主本来就有合作,他们这两位老板有其他生意上的交接也很正常。 只是作为给雷觉昆打工的石天,就有些不好面对他这位老板了。 前段时间雷觉昆先找他训话,说他一点工作态度都没有。 现在被雷觉昆知道他在外面搞其他投资,肯定以为他的心思都寄在发横财上,难怪工作的时候见不到一点效率。 幸好雷觉昆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继续与叶景诚的话题。 不知道是不计较他的做法,还是说押后再审。 总而言之,石天起码不会在其他人面前难堪。

“叶生,雷生。 ”众人纷纷打招呼道。

“来了啊。 ”叶景诚示意身后的保险门,笑道:“等一下带你们进去见识见识。

”这时候,洪金保等人才完全反应过来。

难怪又是解款车又是护卫员,原来是带他们来一处保险库见识。 就是不知道这道保险大门后,跟这次的投资有什么关系?滴滴滴滴——只见叶景诚输入一连串电子密码,然后用自己的指纹进行辨识,保险大门‘轰轰’的开了一道门缝,然后由叶景诚身边的几个护卫员推开。

霎时间,保险库内部的光芒映射到每个人脸上,只见每个人的眼睛都变得金闪闪。

保险库内堆积如山,不过堆积的是同一样东西。

这样东西流通性不如纸钞,不过同样是人人都喜欢的——黄金。

没错,这些黄金大山小山的堆满整个保险库,甚至连整个保险库都被金灿灿的光芒照亮。

“妈妈咪啊。

”曾智伟满脸的难以置信,更是犹如被人摄了心神,双脚不自主的走入保险库,在其中一堆金山上又用手摸又用脸蹭。 此时,不单是曾智伟失礼。 可以说洪金保这几个人,都陷入短暂的呆滞状态。 如果说保险库里面摆放一大堆钞票,视觉冲击可能还不会有这么震撼。

因为他们原本就有这个心理准备,认为保险库内可能是堆放了大量的现钞。

谁能想到居然是黄金这种硬通货,而且不是一块两块,或者一堆两堆,而是能当泥土将他们埋了的数量。

“双手拿得了多少,都当我送给你们的。 ”叶景诚站在众人后面,谈笑自若道。 饶是平时上跳下窜的他,这时候也因为眼前的景象看呆了眼。 惊讶的看了叶景诚一眼,而后咽了咽口水问道:“叶生,你不是开玩笑吧?”“那你希望我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叶景诚饶有兴致的反问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

”沅彪犹如抚摸女人的细腻一般,把手放在黄金上一番轻柔的摩挲。 然后大手一抓,最大量的抓起一把金条。 “阿……叶生,这里的黄金……”洪金保反应过来,并不急着像其他人用手抓金条,而是向叶景诚求解道。

“这一次的投资项目就是现货黄金,有你们一份的黄金已经出售了。 至于这个保险库的黄金,算是我和雷生积压下来的一批黄金,短时间内不打算出手。

”叶景诚解释道。 这个信息倒是没什么需要保密,别说他们不知道这个金库的路线,就算让知道了地址,没电子密码和他的指纹,其他人也别想打开这道保险大门。

“哦。

”洪金保释然的同时,也感觉到几分惋惜。 既然叶景诚还打算积压,证明黄金还有上升的空间。 可惜他没有对方财大气粗,可以储存起一大笔黄金。 于是他讪讪问叶景诚道:“对了,叶生。 这里有多少黄金存货?”“多不算多,五吨左右吧。

”叶景诚随意说道。

“五……五……吨!!!”洪金保感觉双脚发软,就差没给叶景诚跪下来。 ……...。